不讀書的快樂童年-暑假及憶童玩

  小時候,第一次上學是上幼稚園,還記得那時的我每天都非常的快樂,因為幼稚園的的生活就是玩、吃點心、玩、吃點心,而且在幼稚園裡有好多好多的小朋友可以一起玩。不過這段快樂的時間只有過了一學期我就沒在去了,我還記得原因,家裡說沒錢讓我去上課,等國小再去就好,就這樣等到我進入國小。

  其實,國小前的回憶能記得的真的不多,只有零星一些片段。但國小的印象就多了許多,像國小時記得老師注音教的好快,好像小朋友都已經在"幼稚園"學過似的,造成我後來國語成績一片紅海,在六年當中最快樂的日子當然就是學校的寒暑假。

  可能是鄉下的關係,小時候的暑假可是不會無聊,也是為什麼會想寫這篇"暑假"的原因是:

  1、在我新竹宿舍旁鄰居有一位小朋友,他今年要升國小六年級了,從搬來認識他到現在也已經有三年的時間,每一次暑假時他出現在我們房間的時間就大大增加,也不是不歡迎他,而是我們下班回到家後實在也沒什麼力氣在跟他聊東聊西,而且如果每天你下班回到家就有一個人馬上衝到你房間,那種「有朋自遠方來」的感覺都沒了。當然就會問問他為什麼不去找同學、朋友呀之類的話,回答是第一:不想找,第二:在家裡好無聊…聽了都快@.@!

  2、也是暑假,我哥有兩個國中的小朋友,暑假也是一直在喊無聊,在家如果不是上網打Online Game,不然就是上IM(MSN或Yahoo)跟朋友聊天,再不然就是看電視。沒啦!一個暑假就這樣的過了。

  如果過了十年、二十年都不知道他們是否可以像我一樣,在最珍貴的童年可以有一段不錯又快樂的童年回憶,而不是只是補習班、才藝班、Online Game、IM、電視,這些有什麼是「值得回憶」或「值得成為你的回憶」?

  河--游泳、魚、蝦、烏龜…

  如果你問我喜歡小時候那個沒建設的農村還是現有重建過的農村,我一定回答:「小時候的農村。」沒建設代表沒破壞,回想小時候環境,可以說原始但我認為是現代人所追求的天堂。

  小時候,家裡附近有許多條河,有大河、小河,而這些河流就是我們這群小鬼頭在暑假很重要的娛樂來源。就像童歌裡唱的:「我家門前有小河,後面有山坡…」,大河是我們消暑最重要的來源,我們整群小鬼常常跑到上游的大河游泳,這河的水量很大,下游灌溉都是由它來分支流出,撲通跳下去,是看不到人的,從河的上面段跳下去,從下面段爬上來,在水中隨意飄浮,跳水的姿勢千奇百怪,以我們的年紀來說,可是不會輸奧運的跳水。

  最好笑的,因為暑假其實也是農忙時,常常有小朋友的爸媽跑來這裡"抓人",我們常常就光溜溜躲在河邊的草叢,或是直接就跳進水裡躲起來,不過非常幸運的是,我們在這條河玩了那怎久從來沒發生過任何意外。

  小時候的河是充滿生命力的,而這生命力也為我們帶來許多美好的回憶。我們整群小鬼也是會常常跑到附近的河裡"冒險",冒險就是到河裡去抓東西,為什麼說是東西呢?因為能抓的東西實在太多,大肚魚、吳郭魚、土蝨、螃蟹、蝦、烏龜、鱉、蝌蚪…不管是用抓的、用釣的,那種河裡生態是現在那種死氣沉沉的河川所無法比擬。

  蟲、蟲

  當我們在小河中冒險時翻著石頭,常常可以看到蜻蜓的幼蟲。黃昏時,一大堆蜻蜓在空中飛翔。榕樹下的日子,蟬、獨角仙、剪刀蟲(正確名稱是「鍬形蟲」,小時候我不知道),還有竹筍蟲。這竹筍蟲一定要跟各位好好介紹一下,他可是一道人間美味,竹筍蟲顧名思義就是吃竹筍的蟲,小時候農村家家戶戶多少都會被竹林包圍起來,而鄉間小道上也是一片一片的竹林,有竹林當然就會長竹筍,有竹筍就會有竹筍蟲,而當我們抓到竹筍蟲會用打火機或番仔火把竹筍蟲烤熟,一口咬下,嗯~回味呀!

  還有,小時候記得在暑假時,每天晚上到處都是螢火蟲,尤其是在田裡或小河邊,一大片,真的是隨便抓抓都是算堆的,然後放到玻璃罐子裡,看著這神奇尾部會發光的生物。

  不能想像,當我們建設環境、破壞環境後,現在的小朋友居然要拿著千元大鈔去買一隻獨角仙回來養,螢火蟲要到特定的旅遊地點才能看到。如果我小孩長大,我跟他們說我小時候的生活環境他們會不會說:「爸爸你少唬人了!爸爸你說謊!爸爸你騙人!」

  榕樹下

  小時候家裡的附近環境是圍著一間廟建設起來的,廟前有一顆大榕樹,這顆大榕樹可是夏日小朋友們不可缺少的,它的大枝大節所生長出來的樹葉,為我們撐起一支大陽傘,在它樹蔭底下吹著風,不只涼快,更是我們遊戲進行的地方。

  大榕樹的枝節粗大,所以我們常樹上樹下爬來爬去,在剛爬上去有一根橫的枝節,在這枝節的地方有一個自然產生的凸出形狀,這凸出的形狀很自然形成一張臉的模樣,兩個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我一直都認為這是顆神樹,有神明住在裡面,所以在樹枝上才會有那樣的形狀。

  在大榕樹下可是我們村裡這些小鬼頭的聚集地,不管是下課後、暑假、寒假,假日…基本上這裡就是我們的遊戲天堂,沒有干擾,盡情遊戲,所有的遊戲內容只有少數是需要花費「新台幣」,笑聲免費、快樂免費,當然帶給我的回憶也是免費。回憶這些童玩,許多已經只剩印象、名稱,玩法已經記不得了,不過還是值得一提,其中有些遊戲我歸納在「小偷」:

  • 捉迷藏
  • 鴻國大地
      這是一種比大小的遊戲,小朋友會分成兩組人馬,兩組人馬會用數字設定每個人大小,1最大,大的可以抓小的,最小可以抓最大的,有點像象棋規則,然後你要想辦法去猜出每個人大小,其中犧牲是少不了的,你知道了對方的號碼後,會用最快最大的聲音跟隊友通知,可能你抓到人,也可能被抓。然後你就要想辦法去抓數字比你小的人,當然,對方也是一樣。除了抓人之外,你也可以營救隊友,你只要有辦法在不被抓到的情況下,到達敵人的地盤上去Touch到隊友即可,是一個好玩又有趣的遊戲。
  • 跳格子、跳房子
  • 陀螺
  • 毽子
      這裡的毽子不可以花錢買的毽子,小時候沒有什麼飲料這種東西,家裡最好飲料是一種農會玻璃瓶米漿和豆漿,尤其是夏天,家裡一次叫都會叫好幾箱,而這種玻璃瓶米漿豆漿的蓋子跟玻璃啤酒或玻璃可樂一樣,就是我們拿來做毽子的材料。我們將蓋子打平,然後在中鐵釘打個洞,然後用塑膠繩穿過後打結,就可以拿來當毽子玩。
  • 竹蜻蜓
  • 飛盤
  • 尪阿標紙牌
      這個紙牌的玩法可是不輸撲克牌,可以使用上面的「車、馬、炮…」文字來玩,這種是類似象棋,還有一種是兩個人各拿出一半的紙牌,將紙牌疊在一起,然後會使用比較「粗」的紙牌來打那疊紙牌,其中第一個把最下面那一張打出來的人就可以贏得所有紙版。…還有一些不記得的玩法了,我想,這應該可以算是現在遊戲王紙牌遊的祖先了吧。
  • 橡皮筋
      這個玩法第一種跟紙牌很象,也是雙方各出一半的橡皮筋,然後疊起來,然後雙方每個人輪流射一次,將橡皮筋射出多少,就可以得到多少,如果你射的那條王陷在那疊橡皮筋中,那你那條王也算那一疊的其中一員,你就必須再拿一條出來射,誰射的多,誰就可以得到較多的橡皮筋。
      還有一種是跳高遊戲。小時候我們會把贏來的橡皮筋拿來做一條長長的像跳繩的橡皮筋,這條橡皮筋會拿來玩跳高。由兩個人個拿一邊,由雙腳踩到地上開始,讓人跳過去,然後慢慢升高,膝蓋、腰、腋下、肩膀、耳、頭頂,最後也是最難的是兩個人都將雙手高高舉直,記得規定上是到肩膀以上才可以碰到繩子。
  • 玻璃彈珠
  • 丟米包
  • 跳人馬
  • 123木頭人

  小偷

  之所以說這個遊戲的會歸類在「小偷」,實在是因為以現在社會的眼光,如果這些事件爆發(就是被抓到),一定可以上新聞、上頭條,然後就有一大堆人在罵:「我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?」不過我自己做過這種行為,我了解這種小朋友「小小偷心態」。小時候的我們,沒有任何壞意,只是一個不懂事的小朋友在做一件不應該做的事。只是單純的好玩,單純的童心。

  農村有一個好處,就是玩樂的地點非常的多樣,田野間、小河中、河堤旁、大樹上、大樹下、同學甲、乙、丙…的家裡,而且鄉間的農作物是非常多樣,記得,小時候會去偷挖地瓜、偷摘桃子、番石榴(芭樂),還有一次去蘭陽溪上遊,去偷抱西瓜。

  但我要說明一下,小朋友的我們通常是在現場偷摘一些吃吃,不會像現在是真的大偷,什麼是大偷?舉個例子,我家住宜蘭三星,而你一定聽過「宜蘭三星蔥」,三星蔥出了名後,如果在蔥價高漲時,就常有有小偷半夜開著卡車到蔥園,花可能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,將蔥園一掃而空,將這些農民幸苦的成果,偷光光。真的是罪應萬死的人,雖然我家沒被偷過,但是這種人我也是非常恨他。

  紅白機

  任天堂的紅白機,它的地位應該不會少於現在Online Game,或是 Wii,但我很高興也很後悔,高興的是它讓我有超級瑪麗、沙羅曼蛇、魂鬥羅、勇者鬥惡龍、1943、三國誌…無數個回憶,只要你努力,「破關」決不是問題;但現在的我也很後悔,後悔一個「迷」字,為了它我不知道花了多少的時間,多少的精力,找出了三國誌裡可無限升級的「落鳳坡」,魂鬥羅裡升級30條生命的「上上、下下、左左、右右、BABA」,當你發現了一個全世界都不知道的特殊按鍵組合,那種成就感,沒錯,是很高,但玩這種遊戲機到一種「迷」時,回想過去真的是…荒廢人生。

  看到我身邊家族裡小學、國中、高中的小朋友,看到他們一個一個沉迷於線上遊戲,家族的長輩有時會請我用「大哥哥」的角色,請我們念念這些小朋友,但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開導他們,我小時候一個Game了不起玩幾個月,破關,除非有新遊戲,不然大概不會沉的那怎嚴重,但現在的Online Game是沒有破關這種東西,為了練功、為了等級,練到都沉到深海去,怎麼撈?現在的我或許要感謝小時候的那段經驗,老實說,現在的我對那種「不能破關」的遊戲跟本就一點興趣都沒有,只是花越來越久的時間在打同一隻怪,升那一等級,好無聊。或是換個心理學角度來說,可能是我小時候玩任天堂的"量",讓我的需求非常的滿足,所以長大成人後,不會產生這種沉迷遊戲的偏差。

  麥芽糖

  這個麥芽糖可是得來不易,小時候會有一個伯伯(台語發音),每週固定一個時間會來收破銅爛鐵,而我們小朋友可以拿破銅爛鐵去跟他換全世界最棒的零嘴:麥芽糖。我們會利用時間去到處去撿、收集、去跟人家要,然後收集起來,等到那一天的到來。他會騎著古早式腳踏車,這種腳踏車前面有個燈,前輪會有個發電設備(多先進的發明呀),後座會放著一個白色的鐵箱子,而當我們看到他打開箱子,拿出竹筷往裡面一插,轉一圈,吃著麥芽糖的心情我到現在都還能感受到。

  說到這腳踏車,也是有回憶,小時候很想學騎腳踏車,但因為這種古早式的腳踏車中間有一根鐵條,而我們都太小隻了,跨不過去,只好把一支腳由這鐵條中間的洞的穿過去,然後你就會看到一個小朋友「斜」著身體踩著腳踏車,而且還可以飛快的前進。還有,小時候好玩,不知道騎太快是無法轉彎的,有一次在過彎時,就整個人飛到河裡,頭破血流的回家。到現在我媽都還記得這件事。(其實我媽每次提起這件事時,我都裝忘記,其實我是記得的,只是不想承認。)

  註:古早式腳踏車可參考圖片:http://ifo.tainan.gov.tw/File/Publish/20077101641731.JPG

  爆米花

  如果你如我的年紀相當,你一定聽過這首歌:

爆米花

嗶嗶啵啵嗶啵啵 嗶嗶啵啵嗶啵啵
爆米花 爆米花 一顆玉米一朵花
兩顆玉米兩朵花 很多玉米很多花
有一顆玉米不開花 問一問它 
為什麼你呀不開花
嗶嗶啵啵嗶啵啵 嗶嗶啵啵嗶啵啵
爆米花 爆米花 一顆玉米一朵花
兩顆玉米兩朵花 很多玉米很多花
我們心裡也開花 美麗的花 
快樂的開心花
  如果你想聽原音的話,拜搜尋引擎及科技所賜,找一下關鍵字「爆米花 歌」就可以來段回憶。

  場景在大榕樹下,記得一樣是每週有個固定時間,一位伯伯(台語發音)會騎著改裝的機車,載著一根好像「火箭炮」的東西來爆米花,那時候的爆米花的材料很簡單,就是我們每戶人家準備一杓米(小時候都是使用像吃完的鳳梨罐頭之類容器來量米),伯伯會準備一塊板子,然後你就會看到大家會依來的先後順序將米排好,然後伯伯開始要爆米花。

  伯伯拿起米往那火箭炮裡倒進去,然後會問你要不要加花生,當然加花生是要加錢的。倒進去後他會把火箭炮口蓋起來,然後放到火上面燒,而火箭炮會在上面一直轉,等一會兒,也是小朋友們又愛又怕事,伯伯準備要開炮了,他拿著工具在那炮口,炮口前會有一個鐵網,伯伯喊著:來哦,來哦,來哦…「蹦」的一聲,一陣白煙後,鐵網裡一顆一顆飽滿白花花米粒就出現在鐵網裡,然後再經過麥芽糖加工,就成了繼麥芽糖之後,人間第二美味的零嘴。

  在我們的時候,麥芽糖有無比重要的地位,麥芽糖(麥芽糖餅乾也是一絕)就已經是我們最棒的零嘴了,或許是愛吃糖又不愛刷牙,才沒幾歲,牙齒就已經壞光光,為了保護剩下的牙齒,現在三餐飯後一定馬上刷牙,和任天堂時代一樣,當初的快樂,也是現在的後悔。

  最後我們來唱一首歌《抓泥鰍》,一樣如果你和我的年紀相當,一定會唱:
侯德健 詞/曲

池塘的水滿了,雨也停了!
田邊的溪泥地到處是泥鰍,天天我等著你
等著你抓泥鰍,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抓泥鰍!
小牛的哥哥帶他去抓泥鰍,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抓泥鰍!
小牛的哥哥帶他去抓泥鰍,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抓泥鰍!
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抓泥鰍?
  以上很多都是下課後學校不教的事,或許我談的這些已經是「回憶」,現在的世界已經失去太多東西,古人說:「前人種樹,後人乘涼。」但我們在進步的同時也許要好好想想:「我們失去了什麼?我們留下了什麼?」願我們都能給孩子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回憶。

  或許我的抬頭應該改成:不讀書、愛吃糖、沒牙齒的快樂童年,笑~^.^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感謝您的留言,如果我的文章你喜歡或對你有幫助,按個「讚」或「+1」,我會很高興的。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迅速提升网站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