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者的受害者

  寫這篇文章,其實心裡很"幹",為什麼身邊好友們,不幸多於幸。為了小金,寫吧!能救一個算一個!

  故事很長,因為我很會"唬爛",請忍耐點慢慢看,因為我不想Lost任一個細節。其實這個故事的主角並不想讓人知道她的婚姻狀況,可能是我口頭緊不會亂說話,也可能是我在外地工作,回家的時間少,好友中也只有我一個知道她的情況。本文未經同意,鴨子實在抱歉,但我希望如果有誤他人家庭者看完後(可能是男人,也可能是女人),可以回歸正常管道,請"不應該是你(妳)的另一半"回去好好照顧家庭,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追求一段正常生活。

  鴨子,是我高職的好友之一,我高職時有二位同班女性好友,會與她們成為好友其實有點神奇的成份在裡頭,高職的每一學期開始,班上都會"重抽座位",為的是讓大家都可以多多認識其他人,不要永遠只是這幾個人為一群的小團體。在三年六個學期之中,我們三個人都坐在附近,就像九宮格一樣,前後左右換一換,不是我在中間,她們兩人在旁邊,或是鴨子在中間,我們兩個在旁邊,反正坐來坐去就是會在旁邊,連我們三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。因為這樣的契機,讓我們三人的感情很要好,在我到外地讀大學時,鴨子因為要照顧家中老小,所以選擇在宜蘭工作,沒有升學,另一位去了台北求學、發展。

  鴨子在畢業後,有交往一位高職同校隔壁班的同學,男友在高雄讀軍校,也是聚少離多,不過他們在一起的那幾年,在感情上,她過得很好,每次聊天聽到的都是好話,甚至還沒嫁入男方家,跟男方的媽媽都已經比姊妹還親。原本以為她找到一個好對象,又是軍職,感情也穩定,未來生活應該會不錯。哪裡知道,一通電話打破了這個夢。一天晚上,手機響起,她看了一下,這個號碼沒看過,那時詐騙電話還不流行,她也就沒有疑心接了起了,對方也是女生:

  對方:「請問妳是鴨子嗎?」
  鴨子:「是的。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
  對方:「是這樣的,我是阿衛的女朋友。」
  鴨子:「什麼…」
  對方:…開始「嗆聲」…

  當然,她非常的傷心,結束這段感情。我跟他說,妳應該高興,還好這些事不是發生在妳嫁給他之後,能在結婚之前結束也是一件好事。而我只能在言語上安慰她。

  應該是在這個事件半年後,聽說他有了一位新男友-小黃,小黃是一位保險業務員,男友是在一次的見面後對鴨子展開追求,速度進展很快,期間幾次與他聊這位男友,她都讚不絕口,有充滿幸福的感覺。

  鴨子的爸爸有癌症,所以日子不知還有多久(其實是不久,她沒說),希望鴨子可以早日成親,將她送出大門,而剛好小黃也三十大關,家人也希望他早點成家立業,就在雙方都OK的情況下,這段婚事很快就談成了,認識半年後他們結為夫妻。記得那時我還在念大學,從新竹騎著我的小噗噗,到基隆載著我的婆婆趕回宜蘭去參加她的婚禮。多年後,我還記得她送客時禮服是一件有亮藍色披肩的禮服,那時的她看起來就像孔雀一樣,好美,看起來好幸福。

  小黃業績不錯,很衝。幾次都聽到小黃業績不錯公司招待出國旅行,或是還差一點就可以有出國的資格了。而我課業也越來越忙,再見面時已經是她的小女兒出生時。和她聊天時,記得我還問她,老公對妳好不好?鴨子回答:老公對她很好,很疼她。那時候我真的很高興,雖然有些與公婆家庭的磨合期,但基本上公婆對她還不錯,所以不影響她的婚姻生活。

  她這個小女兒叫小凡,從小凡出生後鴨子就沒有在去上班,而是全心全意照顧這個小心肝,這個家,而老公也在外努力打拚,一切看來都是非常的完美。因為在家照顧小凡的關係,所以鴨子星期一到星期五基本上是不出門的,而週六、日,她會陪老公去羅東夜市內一家賣衣服的店裡找她女兒的乾媽。我本來好幾次要找鴨子出來,她都說沒辦法,而我只好去這家店裡去找她。她說,因為週一到週五都在家裡,很煩,六、日就會帶著女兒來店裡走走,幫忙賣賣衣服啦,看看人潮,算散散心!而這個乾媽人很好,她跟我說,有次小黃業績還差一點就可以出國,她二話不說跟鴨子說:差多少她補,都是她幫忙,而且也很感謝她照顧小凡。

  有一段時間我比較忙,有幾年時間沒跟她連絡,再連絡時,鴨子跟我說,兒女長大了準備要去讀書,所以她現在在上班了。而連絡她其實是為了跟她講我的囍事近了,而那陣因為要新竹、宜蘭二地來回跑的準備婚事,所以很忙,也很累,雖然常回宜蘭,也比較沒時間去找她。

  某天晚上在回新竹的路上,我突然跟婆婆說:「我覺得鴨子現在過的不好!」婆婆問:「你怎麼知道?」我說:「從一些小事和感覺。」

  事情在拉回我那位在台北求學發展的好友,他叫小慧。事情發生在MSN上頭,有幾天我看到小慧MSN抬頭都怪怪的,我就問她說: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小慧說:「她媽媽被診斷出有淋巴癌,目前正在做化療。」難怪MSN抬頭會怪怪的。

  知道事情不久,我就打了幾通電話,趁我有回宜蘭時,安排幾個朋友要去拜訪她。時間安排在2008/3/22(六)台灣總統大選日,原因是這一天一定要回去投票,就有時間去小慧家,而且小慧也會回宜蘭投票,讚,和我的時間可以配合,前一次去小慧家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,而且大家都已經長大,那時小慧家中的大弟也已經結婚生子,變大爸爸了,想想,時間真的過的好快。

  本來在時間安排上鴨子是無法參加,因為她要上班,沒辦法請假,我一直被鴨子罵,為什麼要選這個時間?不過小慧也不是每週都在宜蘭,所以還是以小慧的時間為主,鴨子也就沒在說什麼了,當然,她很想去。

  當天投完票,時間到,出發去接同學。就在宜蘭接完同學小賢要往頭城時,手機響起,嗯,是鴨子打來的,本來還想刺激一下她,笑笑她沒辦法去看小慧這件事,結果接起來:金剛,你人在那裡?還沒到嗎,快來接我,公司放假了。老天真是會安排,因為一些原因,鴨子的老版娘當天下午放全公司半天假。加速踩著油門去接她。到了鴨子家門口,她不是說要帶小凡的嗎?她說,他老公帶她去夜市了。開著小黑,預定完整的一行人向小慧家出發。

  十幾年了,還是有辦法將小黑開到小慧家門口,想想我還真利害。小慧媽媽基本上是控制住了,只是身心都要支持下去與病魔抗戰。在與小慧小聊一下後,小慧因為明天(2008/3/23)要受洗為成為基督徒,不久後還要趕火車回台北,而且同學(小賢)有事也要先趕回家裡,所以我們沒有坐很久,就先離開了。

  帶小賢回家後,婆婆就吵著要去宜蘭吃東西,而車上就鴨子是宜蘭市人,下午也沒事了,由鴨子帶路,就去吃宜蘭有名的"蒜味肉羹",婆婆還一次吃了二碗,這就是"二碗麵"故事!@.@

  吃完麵,因為時間還早,鴨子問我是否方便載她去蘇澳朋友那裡拿衣服,她朋友買了幾件衣服,叫她去拿,她一直沒時間去。想想,反正也沒事,而且本來就沒想會到會那怎早結束,本來和婆婆的計畫是先去小慧家,結束後送大家回去,再去蘇澳找婆婆的爸爸媽媽聊聊天再回家。

  從宜蘭上國道五往蘇澳的路上,我開口問:「鴨子,你是否現在過得不好?」
  她嚇了一跳,眼睛泛紅,點點頭。
  她說:「你怎麼知道?」
  我說:「外遇嗎?」
  她說:「你怎麼知道?」
  我說:「從一些小事和感覺。」「對象是誰知道嗎?」
  她說:「就是夜市那一個。」
     「但是他不承認。」
  我心想,這招高,讓老婆和外遇對象成為好朋友,當老婆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。如果他連羞恥心都沒有就會承認了。

  鴨子開始落淚,說著她的不幸。鴨子說:「在他未改變之前,常常帶著她和小凡到處去走走,老公從小凡出生一年後就變了,他說現在在家裡除了小凡的事,兩個人是完全不講話了,完全沒有互動,老公完全不理不採。早上上班也是,老婆換衣服、打扮漂漂亮亮要出門,老公看都不看一眼。假日或有空就往夜市跑,完全不想"呆"在家裡。公婆知道,也幫鴨子講過,但偏偏她老公又是一個火爆又超級大男人主義的人,家人也管不動他,只能為媳婦叫屈!」鴨子說:「去年生日當天,早上要出門時,鴨子走到他老公身邊,跟他老公說,今天是我生日,可不可以求求你跟我說一句:生日快樂!拜託你!

  在他改變後,小凡一直睡在他們倆的中間,每天晚上睡著同床異夢的床。每天過著不同心,不同路的家庭生活。鴨子還自我安慰的說,她有一個朋友有陰陽眼,這位朋友跟她說,他老公快要跟這個女的結束了。可憐的鴨子,每天都在抱著這一點點的希望,等著以前那個愛著她的老公回來。

  我問:他們是怎麼開始的,你不知道嗎?

  鴨子說:那個女的之前跟他老公是同事。那個女的嫁給了一個很無趣的老公,生了一個(好像)女兒。那個女的老公除了工作,整天在家裡,沒什麼休閒娛樂,也不會帶她出去走走,更不會帶她出去玩。可能是之前在同事時,覺得我老公不錯,就有意靠近,而且我老公人也太好,就會帶她出去走走、散散心,散出感情來吧。可是他就是不承認。

  我問:那有沒有想過…?
  鴨子說:離婚嗎?我也想過,但為了小凡…。

  為了小孩子嗎?其實天底下有多少恩愛、同床異夢的夫妻,就了一句:為了小孩。犧牲掉他(她)的青春、生命、感情、精神、人生…。我身邊就還有好幾個Case可談。>.<

  對話沒有很久,鴨子拿了衣服,還要去找婆婆的爸媽。聊一下天,就送鴨子回家。

  晚上回新竹的路上,我又跟婆婆說:「相不相信,他老公完全不管小凡,小凡完全是鴨子在照顧的。」婆婆又問:「你怎麼知道?」我說:「從一些小事和感覺。」

  幾個月後,之前去小慧家吵著要回家的小賢打電話來,說他的囍事近了,真的是好高興,他跟他另一半也是和我跟婆婆一樣怪,他們兩個人是在網路聊天室認識,請不要亂想,我們所在的時代,聊天室就是聊天室,他聊了一年多後才見面,漸漸交往,到現在要結婚前,兩個人都還是分隔兩地,小賢在宜蘭學習怎麼當一個好老闆,小萍則在台北上班。假日,小賢就坐火車去台北,有時小萍會來宜蘭,包含求學、當兵,也交往七、八年了。

  在我結婚前,我還在罵他說,你們談過了沒,小賢說:家裡很急,但他沒跟小萍提過!我半正經罵:你是豬呀,這種事當然是男生先開口,難道在你在等女生開口!可憐的小賢被我念到求我不要再念了!

  幾個月後的消息讓我很高興,罵得值的,當然我要開始MSN、電話通知。打給鴨子時,她說她很想去祝福他們,但她沒辦法去。我問為什麼?鴨子說:「金剛,我說實話,我沒錢。小凡要去上學了,減掉一些必要的支出,還要還之前的卡債,我自己每個月能用的錢只有三千元。」我沒有再多問。我後來還想了一個辦法,讓鴨子可以不用去,又可以祝福到新郎。

  晚上回到新竹宿舍跟婆婆提起這件事,我說:「怎麼又被我猜中了!她老公根本就沒在照顧她跟她女兒。」回想起來,當初我要訂婚前通知鴨子時,她開玩的說,那她要開始存錢了。現在想想,那是真的,不是開玩笑。不過還好,因為看日子的關係,我們訂婚與結婚差了快半年,還有點時間讓她存點紅包,不然,我想她應該是不會出席我的結婚,而我也不會了解到這些事情。

  以上故事,純屬實情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

  一個第三者的快樂,是一個家庭的破碎。我不知道這些第三者們,信不信因果,當你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,你心裡到底在想什麼?求求你們去求追一段能讓你(妳)們生活幸福美滿的生活,但對象不要是別人的老公或老婆。世上的男人、女人怎麼多,何必單戀別人的花!

  其實我婆婆有提醒我,我自己也了解,我現在自己只能當鴨子遠距離的好友,如果太近很容易產生大男生保護小女孩的心理,就像他老公起初一樣,剛開始只是出於"好心",以為自己有能力去填補另一個心靈的空虛可憐對方,但當雙方"荷爾蒙"產生作用你又不去阻止它時,就會產生不應該的結果。

  事實上,根本就沒有一個人有辦法去填補這一顆空虛的心。原因很簡單,人永遠只有一顆真正的心,當你將你的心拿去給另一半以外的人時,怎麼可能還有心給另一半。空虛的心太多,真的心太少。照顧好願意幫你、照顧你、關心你、為你犧牲、為你流淚、為你生兒、為你育女、為你哭、為你笑、為你忍受不能忍的苦的那顆心,這是你的工作,也是天職。而不是拿去給別人用。我們是人,不是神,愛只要一對一就夠了,一對多的工作就交給神。

  鴨子,加油!來段小鴨變天鵝。
  小金,加油!去追求一場妳自己的愛自己的故事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感謝您的留言,如果我的文章你喜歡或對你有幫助,按個「讚」或「+1」,我會很高興的。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迅速提升网站流量